2011年大遗址保护考古项目

统万城遗址

1、凤凰山(周公庙)遗址

TongwanchengofDaxiaDynasty

工作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项目负责:邢福来

项目负责:种建荣、雷兴山

参加人员:席琳、马瑞、乔建军、康宁武、李文海、高展、王斌、刘怀金

参加人员:王占奎、刘绪、徐天进、赵艺蓬、陈钢、孙庆伟、董珊

工作时间:2011年9~11月

工作时间:2011年9~12月

2011年度统万城遗址考古工作的任务为继续发掘2010年未完成的、位于内城西部的6个探方,发掘面积600平方米。其中,T0201、T0301、T0302三个探方清理至③层,T0101、T0102、T0202三个探方清理至④层。①层为现代耕土层;②层为黄褐色沙土堆积,包含物除砖瓦残片、陶器残片、瓷器残片、兽骨残块以外,还出土有陶球、白釉瓷碗、陶纺轮、“皇宋通宝”(公元1039~1053年)铜钱等,该层下发现房址4座、灰坑1座、沟1条;③层为浅灰色沙土堆积,包含物种类与②层基本相同,该层下发现灰坑7座,灶址1个;④层为灰褐色沙土堆积,包含物种类与③层基本相同,出土有花纹方砖、瓦当以及黑、白、青釉瓷片等,该层下发现灰坑3座。本年度发掘中,①层下F5出土的“开元通宝”及②层出土的“皇宋通宝”表明这两层堆积的形成时期不早于北宋中期;③层及④层下虽然没有房址的发现,但地层堆积中发现的夯土残块、红烧土残块等表明其时代应为北宋废毁后。因此,④至②层堆积以及④层下至①层下各类遗迹的时代上限应不早于北宋中期,下限应为元代。

澳门新葡亰总站 1澳门新葡亰总站 2

本年度统万城遗址的发掘成果证明,统万城经北宋初期人为毁坏并迁走城中民众后,仍有少数民族和汉族民众生活在这里,并有着经济和文化上的交流。这一成果为研究统万城废毁后的历史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也印证了清代史籍《读史方舆纪要》对统万城北宋之后历史沿革的记载。

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院士考察凤凰山遗址

2011年9~12月,结合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培训班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学生的教学实习任务,周公庙考古队对该遗址庙王夯土建筑基址东区与蒋家沟墓地两处地点进行了发掘,发掘总面积1658平方米,出土遗迹以龙山时代和商周时期遗存为主。

大量龙山时代遗存的发现,是本次发掘的重要收获。这些遗存主要包括房址10座、陶窑4座、灰坑50多座及灰沟1条。房址分地穴式和半地穴式两类,平面形制有圆形袋状和圆角方形两种。引人瞩目的是,本次发掘揭露了3处窑洞院落,均由圆形的天井式院落及一孔或两孔窑洞组成。窑洞平面多为方形,白灰面铺地涂壁,中间有圆形火塘,个别门道处发现门槛类遗迹。大量房址尤其是多处窑洞院落的发现,是研究关中地区龙山时代人类居住方式的重要资料。

所获商周时期遗存包括居址和墓葬。居址区属周公庙东区夯土建筑区,所见遗迹有夯土基槽单元15块、灰坑70余座及灰沟5条等。发掘不仅出土较多陶器,还发现了10多片卜甲和卜骨,其中一片上有刻辞5字。遗存年代自先周晚期至西周中晚期。本次发掘进一步加深了对该功能区特征的认识;夯土基槽的解剖发掘,对了解当时大型夯土建筑地基处理技术具有重要意义。发掘墓葬属蒋家沟墓地,发掘墓葬13座,马坑1座,其中已发掘完5座。均为南北向竖穴土圹墓,以小型墓葬为主,出土有陶器、玉器、蚌器等随葬器物。本年度考古发掘为完善周公庙遗址史前至商周时期考古学文化编年提供了重要资料,亦对深化该遗址商周时期聚落结构的认识、了解龙山时代聚落特征具有积极意义。

2、秦雍城遗址

QinCapitalSiteYongcheng

项目领队:田亚岐

参加人员:耿庆刚、张程、景宏伟

工作时间:2011年4~12月

2011年,按照国家文物局大遗址工作的总体目标和要求,启动了秦雍城城址内道路系统考古工作。既往各功能区的基本布局从宏观上已得到确认,但关于当时各宫区之间的通行道路及其属性和时代界定仍缺乏足够的依据。有鉴于此,本年度按照已有资料对道路迹象进行全面的复查,发现道路遗迹点30余处,并从已确认的路土迹象出发,勘探追踪其延伸的路径。

2011年3~11月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对穿越秦雍城城址北部的凤翔南过境公路建设项目进行考古发掘。以此为契机,对沿线涉及到的多段古代道路遗迹进行了首次发掘清理,发掘面积4200平方米。发掘证实过去被认为均系宋三期。年度内发掘出最宽、最长的一段道路,过去曾被认为系雍城时期的道路,现确认为西汉时期的道路遗存,路面宽18.3米,接近十字路口处宽度近21米,路土厚度20厘米。车辙宽度分别为1米和1.4米,车辆碾压出的多条辙梁十分清晰。初步分析认为该路径当与秦雍城时期道路没有关联,它是西汉时期修筑的国家大道,或为西汉时期修筑的“回中道”。而在雍城出现与其南北向交叉的道路,则可能是分别通往城北的雍山祭祀圣地和城南的雍河水运码头。根据地层叠压关系以及目前在城址内发掘出的西汉时期道路之下没有发现秦雍城时期的路土迹象判断,秦在雍城置都期间该国家大道是从城外穿越的,秦都城废弃之后才改道于此。

根据年度调查结果,当时雍城西北高,东南低,受地形地貌及环境影响,从北山一带的水流通过白起河及其支流穿城而过,此次从城址内多处相关遗存中寻找出了属于秦雍城时期的道路遗迹,其走向与布局往往受到河流的制约。本年度对雍城城址内道路系统所进行的考古工作,对秦雍城时期道路遗迹的确认以及下一步工作提供了明晰的指向和参照。

澳门新葡亰总站 3

秦雍城遗址道路发掘区鸟瞰

3、秦始皇帝陵

MausoleumofEmperorQinShihuang

工作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院

项目负责:曹玮、张天恩

参加人员:张卫星、朱思红、孙伟刚、王煊、张立莹、符健、陈治国、于春雷、汪幼军

时间:2011年5~12月

2011年度工作主要围绕K9901陪葬坑和陵园内城垣以内西北部建筑遗址开展;同时,为进一步搞清秦始皇帝陵园内地下文化遗存的分布内涵及范围等信息,对其进行了重点考古勘探。

澳门新葡亰总站 4

秦陵北部建筑遗址

澳门新葡亰总站 5

秦陵北部建筑遗址中的夯土墙及墙面

1)K9901陪葬坑发掘

1999年3月发现并试掘,该坑位于秦始皇帝陵封土东南部的内外城垣间,北距K9801(铠甲坑)约39米。为地下坑道式的土木结构的建筑,面积约700平方米,平面呈“凸”字形,东、西两端各有一条斜坡门道。坑体东西长约40米,坑内有两条东西向的夯土隔梁,将陪葬坑分割成三条过洞。2011年8月,对K9901的全面发掘工作正式启动,截至目前,已发掘至倒塌的棚木层,在填土中发现并出土了彩绘陶俑碎片、残破的铠甲片等遗物。

2)建筑遗址发掘

位于秦始皇帝陵园内城垣西北部,2010年勘探发现了南北长610、东西宽250米,面积约15万平方米,由九条通道分割的东西对称的十进式建筑群。这一建筑遗址保存状况较好,布局结构严谨,建筑结构复杂,形制规模宏大,在中国古代帝陵建筑遗存中不多见,应为秦始皇帝陵园内的陵寝建筑遗址,是研究秦始皇帝陵园及中国古代帝王陵墓陵寝制度极为重要的新材料。本次发掘面积为200平方米,发现有夯土墙基、经过处理并带有色彩的墙皮、砖坯、卵石、经过火焚的室内地面等遗迹遗物。

4、秦咸阳城遗址

QinCapitalSiteXianyang

项目负责:侯宁彬

参加人员:王志友、耿庆刚、岳起、谢高文、苏庆元、毛陆建

工作时间:2011年8~12月

按秦咸阳城大遗址保护考古工作计划,本年度工作区域主要位于十一号公路与聂家沟村北规划的秦汉大道之间。目前,调查面积约20余万平方米,勘探面积13万平方米。勘探发现各类遗迹51处,其中灰坑31处、夯土基址2处、踩踏路土范围3处、墓葬1座;考古调查清理断面22个,发现灰坑33个、窑址3处(清理2座)、墓葬3座、坑1处、灰沟3条及夯土建筑基址1处。另外,秦咸阳城遗址地理信息系统(GIS)的框架基本搭建完成。

澳门新葡亰总站 6

秦咸阳城遗址考古勘探

通过调查与勘探,在聂家沟村北发现战国晚期至秦代的铸铜、冶铁以及制作兵器的手工业作坊一处,采集有铜、铁炼渣,少量石范与大量陶范残块,还发现石铠甲残片;清理的断面有战国至秦时期灰坑、建筑基址,汉代陶窑、灰坑,魏晋时期的墓葬等遗迹。为研究秦咸阳城的形制布局、内涵、结构等相关问题提供了重要资料。本年度最重要的发现是在聂家沟村以北至汉惠帝安陵以东,发现一条南北向大道L1,目前已知长度约1300、宽50余米。这条道路的发现,对咸阳城遗址下一步的考古工作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对秦咸阳城外郭城及道路系统的探索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5、西汉帝陵

EmperorMausoleumsofWesternHanDynasty

项目负责:焦南峰

参加人员:岳起、尚民杰、马永嬴、刘振东、杨武站、曹龙、王东、赵旭阳、张翔宇

工作时间:2011年3~12月

2011年,汉陵考古队对汉高祖长陵、汉钩弋夫人云陵、汉宣帝杜陵、汉成帝延陵展开了大规模的考古调查、勘探和测绘工作,对汉阳陵王皇后陵园围墙进行了考古发掘。目前,云陵的工作已经结束,其余各项工作仍在进行中。

长陵陵区由陵园、陵邑、陪葬墓区三部分组成。长陵陵园位于整个陵区西南,陵邑在陵园北侧,陪葬墓居于陵园东侧。截止目前,长陵陵园、陵邑的考古勘探已经完成,陪葬墓区的勘探工作正在进行,勘探面积130多万平方米,初步确定了长陵陵园、陵邑的形制与范围,发现外藏坑285座、建筑遗址6处,探明陪葬墓25座。云陵勘探面积14万平方米,探明了云陵陵园、陵邑的形制与门址的结构,发现墓道1条、外藏坑29座、墓葬6座、建筑遗址2处、夯土遗迹多处。目前已探明了杜陵陵园的双重园墙,即帝、后陵各有陵园,其外侧还有一重大陵园。确定了汉宣帝陵墓葬形制为“”字形,后陵目前仅在西侧发现1条墓道。帝陵、后陵外围均发现有数量不等的外藏坑。延陵目前基本探清了陵园园墙、门阙以及3处建筑遗址、5座外藏坑等。8~11月对阳陵王皇后陵园东西围墙进行了考古发掘工作。发掘面积100平方米,揭露围墙长度13米。

2011年的西汉帝陵考古工作全面廓清了西汉早期长陵与中期云陵的范围、布局及结构,为西汉帝陵制度的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础,同时为西汉帝陵的保护提供了可靠的资料。2012年,汉高祖长陵、汉宣帝杜陵、汉成帝延陵的大遗址考古工作仍将继续进行。

澳门新葡亰总站 7

杜陵测绘现场

澳门新葡亰总站,6、统万城遗址

TongwanchengofDaxiaDynasty

项目负责:邢福来

参加人员:席琳、马瑞、乔建军、康宁武、李文海、高展、王斌、刘怀金

工作时间:2011年9~11月

2011年度统万城遗址考古工作的任务为继续发掘2010年未完成的、位于内城西部的6个探方,发掘面积600平方米。其中,T0201、T0301、T0302三个探方清理至③层,T0101、T0102、T0202三个探方清理至④层。①层为现代耕土层;②层为黄褐色沙土堆积,包含物除砖瓦残片、陶器残片、瓷器残片、兽骨残块以外,还出土有陶球、白釉瓷碗、陶纺轮、“皇宋通宝”(公元1039~1053年)铜钱等,该层下发现房址4座、灰坑1座、沟1条;③层为浅灰色沙土堆积,包含物种类与②层基本相同,该层下发现灰坑7座,灶址1个;④层为灰褐色沙土堆积,包含物种类与③层基本相同,出土有花纹方砖、瓦当以及黑、白、青釉瓷片等,该层下发现灰坑3座。本年度发掘中,①层下F5出土的“开元通宝”及②层出土的“皇宋通宝”表明这两层堆积的形成时期不早于北宋中期;③层及④层下虽然没有房址的发现,但地层堆积中发现的夯土残块、红烧土残块等表明其时代应为北宋废毁后。因此,④至②层堆积以及④层下至①层下各类遗迹的时代上限应不早于北宋中期,下限应为元代。

本年度统万城遗址的发掘成果证明,统万城经北宋初期人为毁坏并迁走城中民众后,仍有少数民族和汉族民众生活在这里,并有着经济和文化上的交流。这一成果为研究统万城废毁后的历史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也印证了清代史籍《读史方舆纪要》对统万城北宋之后历史沿革的记载。

7、唐代帝陵

EmperorMausoleumsofTangDynasty

项目负责:张建林

参加人员:张博、胡春勃、田有前

工作时间:2011年1~12月

本年度先后对唐高祖献陵和唐中宗定陵开展了考古调查和考古勘探工作,对唐穆宗光陵陵园开展了局部考古发掘工作,按计划完成了年度田野考古任务。

献陵1~4月,继续对唐高祖献陵陪葬墓区进行全面考古勘探,完成勘探面积75万平方米,发现大小墓葬200余座。此次勘探工作探明了献陵陪葬墓区的分布范围和墓葬详细数量,可以确定为献陵陪葬墓的共计93座,相关其他遗迹24处。献陵陪葬墓排列规律,墓园形制多样,有单独围沟式墓园、联排围沟式墓园和带有神道的墓园等,为研究初唐帝陵陪葬制度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定陵4~10月对定陵进行了全面的田野考古调查,并对陵园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共计完成调查面积约25平方公里,完成勘探面积30万平方米。通过勘探基本摸清了定陵陵园的范围和形制。定陵陵园位于宫里镇凤凰山南麓,因山为陵,围绕陵山一周筑有夯土城垣,城垣四面辟门,四角有角阙。南有神道,神道两侧列置石刻。神道南部有乳台和鹊台,下宫位于陵山西南约2.5公里。

光陵4~12月对光陵陵园东门门址、东门北侧门阙、东门南侧列戟廊进行考古发掘,并对已掩埋于地下的神道石刻进行清理。共计完成发掘面积700平方米,出土各类遗物上千件,采集标本180余件。东门门址仅存东半部分,夯土基址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25、东西残宽5.6米。原为殿堂式结构,面阔五间,进深两间。梢间有隔墙,当心间与次间为门道,门道宽2.8~2.9米,有6块门砧石和4个柱础石保存完好。发掘过程中在门道东侧堆积中清理出原门扉上的成排泡钉三处。东门北侧门阙台基础平面形状为梯形,阙台为夯土结构。阙台北部两次内收,形成三出结构,阙台四壁可见残留的白灰墙皮。阙台基础外放1.1米,夯土构筑,外四壁以条砖包砌形成台明,高0.9米。台基外有宽45厘米的砖铺散水。

此次调查还对南门神道原掩埋地下的石刻进行了清理,清理出土石人8件,包括神道东侧4件文官石像、西侧4件武将石像;在西侧蕃酋殿遗址附近及附近村庄发现蕃酋像残块5件。

澳门新葡亰总站 8

澳门新葡亰总站 9唐光陵东门门址及列戟廊基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