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餐厅,幸福本应当是友善的事

从这部剧的第一句台词,女主说出:“我想成为一个备受羡慕的人”的时候,就预感到她这一生可能会很艰难了。

看这剧的时候,还好。看完了,一上微博,震惊了……我知道看书/电影/电视剧之后的感想每个人会不同,但万万没想到,连复述剧情部分都完全不一样。

“让别人羡慕”,这是女主能一直坚持打拼的原因,可惜这也导致她最后陷入困境。

让我震惊的是反裤衩阵地的观后感《东京女子图鉴|真苦呢,但还是想活成令人羡慕的样子啊!》。

和女主价值观不同。她希望自己备受羡慕,这也等于把判断自己是否幸福的权利交到了别人手里,所以她一直浮浮沉沉,无法安定。如果用花来比喻,女主是想要开得最绚丽想要万人追捧的玫瑰,根据我对周围女生的观察,不少女孩子都属于这样的玫瑰。和女主不同,还有一类,像率性不羁的野蔷薇,说着“管别人怎么想呢”,然后做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总是碰壁,但最后用自己的方式开出不一样的花朵,不用别人觉得好看,甚至不用别人看见,觉得孤芳自赏足矣。我大概比较欣赏野蔷薇吧。

以下加粗为引自该文的原话,引用为剧中台词(参考版本为猪猪字幕组翻译的版本)。

如果毕业后留在上海,我是不是也会变成女主这种样子呢?有点令人担忧。

……三十出头时给一有钱有品的老男人做情人、直接提升了生活格局,想以分手逼转正结果直接被分手,老男人才不想离婚……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inkg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女主在提分手之前的独白是:

只要想起他为我做的那些事情心就会痛,但是,我们必须分手,不管场面有多么惨烈。

……然后开始睡小男生,无拘无束……

而女主在第一次睡了小男生之后的独白是:

这个男的究竟看上我什么了?要是以前的我,就会觉得这只是肉体的交换,但是现在作为离过一次婚的40岁女人,却没有勇气这么想了。莫非是婚姻诈骗?看上我的钱了?

诸如此类,还有好几处,不过我不想再引用了,没什么意思……下面来说我对剧情的解读。

看第一集的时候,其实我挺失望的:又是个老套的“小地方来的追求物质生活的小女孩独自闯荡大东京”的故事。但当时没有新日剧可追(这部剧是网剧,时间安排上和电视台的剧不一样),就凑合着看下来了。结果,剧情发展得越来越好看。

这种生怕失望的感觉,在倒数第二集最后的大结局预告中有隐隐出现了——预告中女主回到了老家且在东京的第一个男朋友出现了,当时我就在想:啊,不要……所幸,最后的结局并不是这两个片段连在一起。

剧情时间跨度很大:从女主十几岁高考填志愿前到40多岁为止。主要有两大部分,一是感情生活,二是事业发展。不过严格说来,其实只有感情生活。事业部分(除去小女孩要当模特的“幻想”之外),只有两份着重介绍的工作,且从第一份工作跳槽到第二份工作的时候,简直是带着主角光环——面试成那样怎么就能成功了呢?不过,总而言之,女主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上有一定的成绩,也就是说有一定的经济实力。

来捋一下感情线。

来到东京后,女主在换“恋爱”对象(之所以“恋爱”打了引号,是因为这“恋爱”只是泛指,并不一定是狭义的“恋爱”)的同时也在换居住地。对象和居住地依次为:

同乡-三轩茶屋、富二代-惠比寿、长腿叔叔-银座、中产男(结婚了,后又离婚)-丰州、小男生-代代木、港区男-代代木、已经认识了N年的男性好友。

下面我会逐一分析。

虚构作品大概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和自己的生活、感想相近甚至相似,让人有种“说到心坎里”的感同身受;另一类是和自己的生活以及想法完全不同。对于第二类情况,我的代入感几乎为零。也就是说,哪怕人家是个全方位的任何普世意义上的失败者,我也不怎么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那么,如果真的要代入的话呢?

我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尤其是感情生活的规划,和这部剧的女主完全不一样。但即使存在本质的区别,我也不讨厌女主。为什么?

因为她实在是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能几十年如一日去追求她想要的。全剧的第一句台词是:“我想成为一个备受羡慕的人。”(大家不妨想想自己高中时候的梦想是什么,自己是否一直追寻这个梦想没有改变过计划。)这亦是最后一集女主本来都有点儿动摇了想彻底回老家但最终还是又返回东京的动力。

最关键的,在她的这个目标里,她是享有主动权的人:首先要够“好”(姑且不论“好”的标准是什么),其次是单向的别人对她的羡慕——这一下就把她和《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的松子区别开了:松子要求的是别人的“爱”(“爱”可不是你“足够好/优秀”就一定有人来爱你的)。所以,松子总是被遗弃,而这部剧的女主分手包括离婚(不管是不是她自己提的),大部分时候是很痛快不拖泥带水的(当然有例外)。

那么她的目标制定得有没有什么错误或者说局限性?当然是有的,因为任何人都不能让所有其他人都羡慕。所以,在最后一集,羡慕女主的是她家乡的高中女生,而富家女的圈子里,不要说女主被羡慕了,甚至都没有真正融入到那圈子里。正如《格调》一书所写,社会阶层是有“看不见的顶层”和“看不见的底层”的。女主所接触的富家女圈子,还远远算不上“看不见的顶层”就已经如此难融入了。

先说说女主的非结婚对象。我不会过于详细描写每段恋爱的内容,只说某几个点。

在东京的第一个男朋友,同乡。

尽管在最后一集,女主又(单向)偶遇了此人,并追忆了和他恋爱时的美好片段,甚至觉得兜兜转转再重新开始未必会差,但最终,两人并没有说话,且此男已经结婚生女了。即使在女主进行美好回忆的时候,我也不觉得他们当初是真爱。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女主在刚刚来到东京感到寂寞(非贬义,单纯是一种心情、情绪)时,此男出现得很及时很凑巧吧了。两人根本不是一类人。

第二个男朋友,富二代。

看到有人说,以女主(尤其是后来)的收入,她自己一个人去那个“高不可攀”的饭馆也承受得起,为什么非要让男人带着去。首先,以当时女主的收入,她的确承受不起(还记得她为了买适合这个饭店的衣服时,她是贷款的情节么)。其次,我的确最高只去过需要提前两个月订位的饭店,但通过看公众号:EatLikeAMonster,我了解到(日本)有的饭店真的不是只要提前在预定公开日预定就能进的,而是必须有已经去过的“食客”带着去才行——也就是说,自己一个人,在那个饭店里没有就餐经历,就算再有钱,也进不去。当然,我不是说剧里的那家就是这种情况,只是说,很多时候,钱未必能解决问题,还要靠社会阶层/关系才行。

另外,有些人只是断章取义得说富二代只想跟没有自己想法的读者模特结婚。逗我?那读者模特根本不(仅仅)是个无脑的灰姑娘,而是个富二代好么……

第三个男朋友,长腿叔叔。

注:“长腿叔叔”一词的来源是美国作家Jean
Webster的《Daddy-Long-Legs》——这英文名完全让人想到sugar
daddy,童年对“长腿叔叔”的好感完全幻灭好么……

我没想到很多人对女主分手以及分手之后的举动不解和愤怒。因为,实在是很好解啊。女主当时的确是要分手的(完全不是借分手来让关系更近一步),只是,女主只允许,或者说,只希望,自己是为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长腿叔叔应该用不甘/哀求/挽留等等反应证明他对她的爱。当然,实际人家并没有这样,女主说了分手,他马上就撤了。女主之后给他的妻子打电话,完全不是计划中的一部分,而是恼羞成怒后想给他一点儿报复——而这报复,像打了一记空拳,没有达到预想结果。这对夫妻段位远远高于女主,不用费力就把女主的各种招数化解了。

离婚后。

第一个男朋友,小男生。

看到最开始我引用的那段独白的时候,我笑喷了。这种想法,真的不是二十多岁的人能有的。至于有人觉得女主问小男生未来规划的时候很…尴尬(?)…我倒觉得这反而是女主不让人讨厌的另一点:哪怕是个人都看出来她和小男生没戏,她自己还是会当真,还是会考虑“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未来”(当然,考虑结果如何是另外一回事)。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还能有如此“天真的”(非贬义)想法,真的是不容易。

第二个男朋友,港区男。

我不觉得女主被她的富家朋友坑了,更准确的说,富家朋友并没想用港区男坑女主(通过砸钱横刀夺爱小男生是另一回事)。之所以会有“误会”产生,完全是因为两个人对感情持有的态度不一样。在给女主介绍港区男的时候,富家朋友先问她是否想再婚,女主回答说暂时不考虑,之后富家朋友才说那介绍你认识一个朋友吧。之后和港区男约会了一次,富家朋友问女主感觉怎么样,女主说“论再婚对象的话,他还算不错”——和对小男生的态度一样,当开始一段“感情”的时候,女主其实是很传统得会想“以后”而并非仅仅享受当下。

澳门新葡亰总站,第三个男朋友,已经认识了N年的男性好友。

这是女主的最后一个男朋友,开放式结局。很多人对这个男朋友不满,我倒觉得总比她去吃回头草好。而且,这一次已经40岁的女主没有像20多岁时那样追求男朋友的身份、地位、金钱等等“物质条件”,并且女主一直以来也没有追求真爱。40岁的她,(暂时)追求的是陪伴感:“这换来了我的完美结局吗?我也不清楚。至少我不用担心孤独终老了。”而且,正因为女主经济独自主,所以才能够在想要陪伴感的时候,不用考虑很多物质条件。

把女主的唯一一任丈夫拿出来单独说。

女主结婚对象丧/丑,参考女主之前的男朋友们,她自己当然知道,那为什么要结婚?女主当时回忆了小时候的一个片段,玩具要和大家一样。这一点,是不是和女主中学临近毕业之前的说法不一致?那么是为什么?是仅仅因为日本社会强调的“集体感”么?我不这么认为。跨国参考《维罗妮卡决定去死》:“你与众不同,却希望与别人一样。我觉得,这可称得上是一种恶疾了。”

而且女主又不是和他结婚生活了一辈子,人家最后不还是离了么,而且离得还挺快的,这无论如何也算继续前行了。走“弯路”谁都有,关键不是看能不能再绕到“正”路上么?我自己走的弯路也很多,所以看电影电视剧不会对走弯路的角色怒其不争(尤其是女主争了……)。

虽然全剧重点在讲女主的感情生活,但女性配角们的故事、观点也都很好看,而且完全不平面化脸谱化。

女主第二个工作的女上司是我很喜欢的角色。在女主和长腿叔叔分手后,女主和女上司在酒吧的对话,有人说女主完全没有get到女上司的点。这个我赞同。不过我认为,即使女主及时且正确的get到了点,女主还是成为不了女上司。为什么?因为她俩对待孩子的态度完全不同。女上司可以接受奉子成婚+分居婚姻,并且说:“对我老公是没办法喜欢了,但我儿子超可爱的哦……因为我已经有一个人生活的觉悟了,所以这就像赠品一样。”女主对孩子从来就没喜欢或者说向往过。虽然迫于公婆的压力,也想“努力”要孩子,但试了一次没成也就算了。

最后一集中,还介绍了几位配角的“结局”。最给我“惊艳感的是女主第一个工作中认识的同事,凉子:上班和别人勾心斗角,下班积极参加各种联谊活动,总之人缘和能力好像都不怎么地,“凉子就算被当成老OL也一直待在公司,用存下来的钱去国外留学,然后就留在当地企业努力地工作。”

另外我还喜欢自恋男。也是平民出身,在外企虽然工作能力更强但还是没拼过有背景的富二代,于是辞职去四国种树,后来开创了非政府组织并活跃于此。(PS:演自恋男的演员小柳友和演女主的演员水川麻美在《代笔作家》里演(最后分手了的)情侣。)

一说“日本人”,总会给他们贴上“含蓄”的标签,并用夏目漱石把“我爱你”翻译成“今夜月色很好”为例证。当然没错。但实在太标签化了。比如,这部剧中,有个情节是几位配角吐槽日本政府鼓励大家生孩子的宣传。吐槽吐得极狠,极政治不正确。当时看的时候,我就在想,编剧真敢写,导演真敢拍,网站真敢播……

最后,简短说说关于我最初想说的女权问题,实在不想再展开了。

女主在面试第二份工作的时候,女上司问她知不知道1985年发生了什么。(女主当然没答出来……)之后女上司独白解释道,“1985年是日本颁布了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指男女在职场上不受差别待遇),之前日本女性从事的都是倒茶影印等打杂工作,只有男人一直晋升,受男人们的颐指气使……”。这当然对一个国家来说很重要。然而,却看到弹幕里,有人说,即使这样日本男女不平等的问题还那么严重,那这法案又有什么意义?(当然原话的语气比我的转述差很多。)

法案当然还是有意义的啊!不妨这么想:如果没有这部法案,那么日本的男女平等状况就比现在更差。我承认各个国家各个社会,都会有“落后”的地方,而社会的进步也不会是直线而必然是螺旋型的,但,我们每一个人不正应该为“发展”而努力么?不能因为有某个暂时的倒退或者暂时的未发展而放弃权利。

很多人都觉得瑞士是“天堂”,然而,这样一个国家,直到1971年才“允许”女性投票啊——不争取的话,这个时间会更晚。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必可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