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次战争片扭曲一次人性啊,平行蒙太奇

   片名是太极旗飘扬,但是看完之后就知道,影片并非像某国那样习惯了地着力去塑造什么什么主义,某某旗帜,啥啥精神。红旗飘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牺牲了绝大多数个人的个人意志,用集体意志取而代之的产物——而这从这部影片的角度看,和战争的真实情况相差甚远。
        影片开头,热血的学生自愿走上街头,高呼为国杀敌,赶走赤匪云云。可是镜头来到军中,这样的热血还在吗?“我以为一家只抓一个壮丁呢!”,“就吃这种没有水的臭东西?!”大多数的是在抱怨或哀叹吧。报效祖国的壮志在这里没有多少土壤,每个人都极力想要活下去。我杀人,并非只是为了执行命令,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结束战争,拿到勋章,送弟弟回家。哥哥的想法是自私的,或说,是功利主义的——这无可厚非,功利主义本身没什么不好,只不过现在大多数人习惯带着庸俗化的眼镜来看罢了。退一步说,战争的发动本身不是自私的吗?北方的老大实行洗脑政策,发动战争是为了地盘再大一倍,洗脑洗更多些罢了。南方的老大对此的回应也就是抱抱美国大腿,抓抓自己的壮丁。为什么苛求小自私,而放过大的呢?这里的小自私,其实更贴近真性的反映。我不在乎你是共产还是资本,我的意识形态就是我弟弟不能死,家人都要好好的。
         人性在战争中会被曲解成什么样子永远是未知数。在原来的日子里,哥哥不会那占有的鲜血换徽章,换弟弟的命;在原来的日子里,哥哥不会想到自己会对修鞋的小徒弟开枪;在原来的日子里,弟弟不会这样抗拒哥哥的爱,不会以斗殴的方式宣泄自己。朝鲜军屠杀村民,设置陷阱;韩国军于是怒火中烧,杀戮没有战斗意志的敌人。至于每个兵,都处于仇视情绪中。杀死南猪/赤匪就是唯一的呼喊。
         被战争吞食了理智的每个人,却还保留了一点点朴实的心愿。在战火的压迫下挣扎着想要实现。硝烟中交织着点点愿望,战争以人们不可掌控的方式向未知的方向发展。谁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想要达成的愿望是那么渺茫,而破裂却那么容易,说不定这就是战争没有赢家的原因吧。

      资本主义大骂“赤匪”;共产主义唾了“美帝国主义的走狗”一脸唾沫。

澳门新葡亰总站,      

      哥哥为了保全弟弟回家念书,不顾自己的安危,只为换来一枚荣誉勋章;弟弟挂念着家人的担忧,坚持让哥哥小心。

      导演用平行蒙太奇的手法,表现了一种无奈与一种希望。

      无奈的是人人生来就有认识上的差异,看待事物岂能完全相同?于是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更大范围内的,即所谓意识形态的差异,被政权所利用,即会带来战争。人们为了自己也说不清楚的理由开始仇恨对方,被所谓的“爱国”以及一些看似高尚的情绪所煽动,去消除异己。这条分裂的主线却恰恰被一对兄弟所联系着,尽管他俩的认识也有差异。哥哥怀着对弟弟的深爱,一种自私的爱,让他不顾个人安危,不顾家人的担忧,只为拿到一块荣誉勋章,一边送弟弟回家,回家继续念书。而弟弟却更多地考虑到别人的感受,自己家中的亲人,北朝鲜黎民百姓,他希望哥哥停止野兽般的杀戮,放弃那块虚伪的荣誉勋章,放弃那当英雄的虚荣感。即便是亲兄弟,也逃不了价值观,人生观的不同,何况两个大陆的民族?

      导演没有用我们大多数人惯于看到的,宣扬一边,唾弃另一边的手法,而是尽可能真实中立地反映了朝鲜战争,这与大陆的很多片子不同,也与美国本土的以西部片为首的片子不同。在这点上,导演已经超越了意识形态的束缚,他想要表达的不是愤怒,而是一种希望,希望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能读到别人的心声,理解他人,就像弟弟读到哥哥的家书而理解了哥哥同样对家人有着深切的关怀一般;希望人们能够忽略意识形态的不同,忽略人与人价值观的不同,而多去关心真正值得我们去关心的——比如电影里的兄弟之情,抑或南北朝鲜人民的手足之情。意识形态毕竟是身外之物,政治的幌子——资本主义军队里的荣誉战士依旧可以变成共产主义部队里的特种兵;而人与人内心中的真情其实大多相同——一直表现得很自私武断的哥哥其实对家人也有一份关心。

       承认现实的无奈,但不悲观于此,影片的最后,导演把自己的希望寄予了未来——通过教育下一代,使人们更多地看到人与人感情上的相同而不是价值观上的差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