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楚红得发紫的当局首辅徐少湖一生简单介绍,徐少湖简单介绍

徐阶简介 明代著名的内阁首辅徐阶生平简介

(1503年-1583年),字子升,号少湖,汉族,明松江府华亭县人。
著名的内阁首辅,嘉靖朝后期至隆庆朝初年任内阁首辅。
曾密疏揭发咸宁侯仇鸾的罪行,且擅写青词为嘉靖帝所信任。和严嵩一起在朝十多年,谨慎以待;又善于迎合帝意,故能久安于位。他当权时起用了「严诬告、权轻重、详讼词、惩奸慝、省佐证」而著称于世的良臣黄光升为刑部尚书,为了使日后的权力交接显得更为顺利,引用门生张居正为裕王讲学。徐阶的整个政治生涯中的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斗倒了权势熏天的严嵩。徐阶的忍辱负重是其政治权谋斗争中的杀手镧,而「徐阶曲意事严嵩」也成了权谋术中的经典案例。万历十一年,徐阶病卒,赠太师,谥号文贞。徐阶著有《世经堂集》、《少湖文集》等。
生平 其父徐黼补掾史。
嘉靖二年一甲第三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累官吏部尚书。陆树声的同乡人。严嵩与徐阶两人争权,竭尽全力博取世宗的宠信,严嵩得势时,徐阶为了讨好严嵩,将长子徐璠之女许配严世蕃之子。在嘉靖四十一年六月,在政坛上击败严嵩,嵩籍没家产。严嵩知败局已定,全家人跪拜徐阶,道:「嵩旦夕且死,此曹惟公哺之。」严世蕃判处斩刑,徐璠将女儿杀死,徐阶知孙女已死,「冁然颔之」。嘉靖四十二年任首辅,先后引用高拱、张居正等入阁,高拱却不满徐阶大权独揽。嘉靖四十四年又曾力救户部主事海瑞,免其一死。
纺织业发达,「士大夫家多以纺织求利」,徐阶本人亦「多蓄织妇,岁计所积与市为贾」,并在苏州、北京等地设立官肆,经营汇兑业务,可以异地存取、兑换白银。
世宗朱厚熜去世后,徐阶起草遗诏,强调人臣以「将顺、匡救两尽为忠」,力除弊政,停止一切斋醮、土木、珠宝、织作,因言事获罪的大臣全部平反。徐阶执政时期,为民办了许多事,减轻百姓负担,并着力纠正严嵩担任首辅期间的乱政、怠政现象,朝野称之为「名相」。明人支大纶却批评徐阶,「玄文入直,伛偻献谀」,政绩「碌碌无奇」,至隆庆朝,才「稍惬公论」。大学士郭璞指出:「徐公谤先帝,可斩也。」抗倭名将张经被斩,以及胡宗宪瘐死狱中,都是徐阶一手造成的,《明史》却将张经之死归罪于严嵩。王世贞指出:「吾心知绩溪之功,为华亭所压,而不能白其枉,……此生平两违心事也。」
徐阶罢官致仕后,其子弟横暴乡里,占夺土地达二十四万亩。一向富有贪名的严嵩,其田产只有二万七千余亩,仅是徐阶的十五分之一。隆庆元年,广东道监察御史齐康弹劾徐家人横行乡里,徐家认为齐康是受徐阶的政敌高拱指使。其他言官及时任大理寺丞的海瑞也跟着上疏指责齐康,高拱因此下台,时人谓之「权奸」。后来海瑞当上江南巡抚时,要求徐阶退田,徐阶退了一些,海瑞还是不满意,使徐阶很难堪,徐阶贿于给事中戴凤翔,弹劾海瑞,以「鱼肉缙绅」之名,将海瑞罢免。高拱执政时期,徐家又退了一半的田地,其子徐璠、徐琨被判充军。
徐阶(1503年-1583年),字子升,号少湖,汉族,明松江府华亭县人。明代著名的内阁首辅,嘉靖朝后期至隆庆朝初年任内阁首辅。徐阶曾密疏揭发咸宁侯仇鸾的罪行,且擅写青词为嘉靖帝所信任。和严嵩一起在朝十多年,谨慎以待;又善于迎合帝意,故能久安于位。他当权时起用了「严诬告、权轻重、详讼词、惩奸慝、省佐证」而著称于世的良臣黄光升为刑部尚书,为了使日后的权力交接显得更为顺利,引用门生张居正为裕王讲学。徐阶的整个政治生涯中的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斗倒了权势熏天的严嵩。徐阶的忍辱负重是其政治权谋斗争中的杀手镧,而「徐阶曲意事严嵩」也成了权谋术中的经典案例。万历十一年,徐阶病卒,赠太师,谥号文贞。徐阶著有《世经堂集》、《少湖文集》等。
生平
其父徐黼补掾史。明代嘉靖二年一甲第三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累官吏部尚书。陆树声的同乡人。严嵩与徐阶两人争权,竭尽全力博取世宗的宠信,严嵩得势时,徐阶为了讨好严嵩,将长子徐璠之女许配严世蕃之子。在嘉靖四十一年六月,在政坛上击败严嵩,嵩籍没家产。严嵩知败局已定,全家人跪拜徐阶,道:「嵩旦夕且死,此曹惟公哺之。」严世蕃判处斩刑,徐璠将女儿杀死,徐阶知孙女已死,「冁然颔之」。嘉靖四十二年任首辅,先后引用高拱、张居正等入阁,高拱却不满徐阶大权独揽。嘉靖四十四年又曾力救户部主事海瑞,免其一死。
明代纺织业发达,「士大夫家多以纺织求利」,徐阶本人亦「多蓄织妇,岁计所积与市为贾」,并在苏州、北京等地设立官肆,经营汇兑业务,可以异地存取、兑换白银。
世宗朱厚熜去世后,徐阶起草遗诏,强调人臣以「将顺、匡救两尽为忠」,力除弊政,停止一切斋醮、土木、珠宝、织作,因言事获罪的大臣全部平反。徐阶执政时期,为民办了许多事,减轻百姓负担,并着力纠正严嵩担任首辅期间的乱政、怠政现象,朝野称之为「名相」。明人支大纶却批评徐阶,「玄文入直,伛偻献谀」,政绩「碌碌无奇」,至隆庆朝,才「稍惬公论」。大学士郭璞指出:「徐公谤先帝,可斩也。」抗倭名将张经被斩,以及胡宗宪瘐死狱中,都是徐阶一手造成的,《明史》却将张经之死归罪于严嵩。王世贞指出:「吾心知绩溪之功,为华亭所压,而不能白其枉,……此生平两违心事也。」徐阶影视形象
徐阶罢官致仕后,其子弟横暴乡里,占夺土地达二十四万亩。一向富有贪名的严嵩,其田产只有二万七千余亩,仅是徐阶的十五分之一。隆庆元年,广东道监察御史齐康弹劾徐家人横行乡里,徐家认为齐康是受徐阶的政敌高拱指使。其他言官及时任大理寺丞的海瑞也跟着上疏指责齐康,高拱因此下台,时人谓之「权奸」。后来海瑞当上江南巡抚时,要求徐阶退田,徐阶退了一些,海瑞还是不满意,使徐阶很难堪,徐阶贿于给事中戴凤翔,弹劾海瑞,以「鱼肉缙绅」之名,将海瑞罢免。高拱执政时期,徐家又退了一半的田地,其子徐璠、徐琨被判充军。
人物评价 当时评价
万历十一年,八十一岁的徐阶逝世,皇帝赠予「太师」荣誉头衔,赏赐谥号「文贞」。钱谦益对这位徐文贞公是颇为赞许的:「负物望,膺主眷,当分宜骄汰之日,以精敏自持,阳柔附分宜,而阴倾之。分宜败后,尽反其秕政,卒为名相。」而目光犀利、言辞直率的海瑞的评价颇值得玩味:他一方面肯定徐阶「自执政以来,忧勤国事」,另一方面批评他「事先帝,无能救于神仙土木之误,畏威保位」;一方面肯定他为官清正廉洁,「不招权,不纳贿」,另一方面指责他「容悦顺从」,只能算作一位「甘草阁老」。「名相」与「甘草阁老」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后世评价
朱国祯:「徐在事久家富,传言有田十八万亩,诸子嗜利,奴仆多藉势纵横。」
明人支大纶批评徐阶,「玄文入直,伛偻献谀」,政绩「碌碌无奇」,至隆庆朝,才「稍惬公论」。
王世贞:「吾心知绩溪之功,为华亭所压,而不能白其枉,……此生平两违心事也。」
清·张廷玉等所著《明史》:「徐阶以恭勤结主知,器量深沉。虽任智数,要为不失其正。高拱才略自许,负气凌人。及为冯保所逐,柴车即路。倾辄相寻,有自来已。张居正通识时变,勇于任事。神宗初政,起衰振隳,不可谓非干济才。而威柄之操,几于震主,卒致祸发身后。《书》曰「臣罔以宠利居成功」,可弗戒哉!」
嘉靖皇帝病危,徐阶连夜紧急召见张居正,一起谋划,起草遗诏,次日清晨当朝公布,稳定了嘉靖、隆庆交替之际的政局。因此,人们把他比喻为「杨廷和再世」。

徐阶(1503年——1583年),字子升,号少湖,汉族,明松江府华亭县人。明代著名的内阁首辅,嘉靖朝后期至隆庆朝初年任内阁首辅。徐阶曾密疏揭发咸宁侯仇鸾的罪行,且擅写青词为嘉靖帝所信任。和严嵩一起在朝十多年,谨慎以待;又善于迎合帝意,故能久安于位。他当权时起用了“严诬告、权轻重、详讼词、惩奸慝、省佐证”而著称于世的良臣黄光升为刑部尚书,为了使日后的权力交接显得更为顺利,引用门生张居正为裕王讲学。徐阶的整个政治生涯中的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斗倒了权势熏天的严嵩。徐阶的忍辱负重是其政治权谋斗争中的杀手锏,而“徐阶曲意事严嵩”也成了权谋术中的经典案例。万历十一年,徐阶病卒,赠太师,谥号文贞。徐阶著有《世经堂集》、《少湖文集》等。

澳门新葡亰总站,生平

其父徐黼补掾史。明代嘉靖二年一甲第三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累官吏部尚书。陆树声的同乡人。严嵩与徐阶两人争权,竭尽全力博取世宗的宠信,严嵩得势时,徐阶为了讨好严嵩,将长子徐璠之女许配严世蕃之子。在嘉靖四十一年六月,在政坛上击败严嵩,嵩籍没家产。严嵩知败局已定,全家人跪拜徐阶,道:“嵩旦夕且死,此曹惟公哺之。”严世蕃判处斩刑,徐璠将女儿杀死,徐阶知孙女已死,“冁然颔之”。嘉靖四十二年任首辅,先后引用高拱、张居正等入阁,高拱却不满徐阶大权独揽。嘉靖四十四年又曾力救户部主事海瑞,免其一死。

明代纺织业发达,“士大夫家多以纺织求利”,徐阶本人亦“多蓄织妇,岁计所积与市为贾”,并在苏州、北京等地设立官肆,经营汇兑业务,可以异地存取、兑换白银。

世宗朱厚熜去世后,徐阶起草遗诏,强调人臣以“将顺、匡救两尽为忠”,力除弊政,停止一切斋醮、土木、珠宝、织作,因言事获罪的大臣全部平反。徐阶执政时期,为民办了许多事,减轻百姓负担,并着力纠正严嵩担任首辅期间的乱政、怠政现象,朝野称之为“名相”。明人支大纶却批评徐阶,“玄文入直,伛偻献谀”,政绩“碌碌无奇”,至隆庆朝,才“稍惬公论”。大学士郭朴指出:“徐公谤先帝,可斩也。”抗倭名将张经被斩,以及胡宗宪瘐死狱中,都是徐阶一手造成的,《明史》却将张经之死归罪于严嵩。王世贞指出:“吾心知绩溪之功,为华亭所压,而不能白其枉,……此生平两违心事也。”

徐阶罢官致仕后,其子弟横暴乡里,占夺土地达二十四万亩。一向富有贪名的严嵩,其田产只有二万七千余亩,仅是徐阶的十五分之一。隆庆元年,广东道监察御史齐康弹劾徐家人横行乡里,徐家认为齐康是受徐阶的政敌高拱指使。其他言官及时任大理寺丞的海瑞也跟着上疏指责齐康,高拱因此下台,时人谓之“权奸”。后来海瑞当上江南巡抚时,要求徐阶退田,徐阶退了一些,海瑞还是不满意,使徐阶很难堪,徐阶贿于给事中戴凤翔,弹劾海瑞,以“鱼肉缙绅”之名,将海瑞罢免。高拱执政时期,徐家又退了一半的田地,其子徐璠、徐琨被判充军。

徐阶(1503年——1583年),字子升,号少湖,汉族,明松江府华亭县人。明代著名的内阁首辅,嘉靖朝后期至隆庆朝初年任内阁首辅。徐阶曾密疏揭发咸宁侯仇鸾的罪行,且擅写青词为嘉靖帝所信任。和严嵩一起在朝十多年,(历史人物
www.lishixinzhi.com)谨慎以待;又善于迎合帝意,故能久安于位。他当权时起用了“严诬告、权轻重、详讼词、惩奸慝、省佐证”而著称于世的良臣黄光升为刑部尚书,为了使日后的权力交接显得更为顺利,引用门生张居正为裕王讲学。徐阶的整个政治生涯中的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斗倒了权势熏天的严嵩。徐阶的忍辱负重是其政治权谋斗争中的杀手锏,而“徐阶曲意事严嵩”也成了权谋术中的经典案例。万历十一年,徐阶病卒,赠太师,谥号文贞。徐阶著有《世经堂集》、《少湖文集》等。

生平

其父徐黼补掾史。明代嘉靖二年一甲第三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累官吏部尚书。陆树声的同乡人。严嵩与徐阶两人争权,竭尽全力博取世宗的宠信,严嵩得势时,徐阶为了讨好严嵩,将长子徐璠之女许配严世蕃之子。在嘉靖四十一年六月,在政坛上击败严嵩,嵩籍没家产。严嵩知败局已定,全家人跪拜徐阶,道:“嵩旦夕且死,此曹惟公哺之。”严世蕃判处斩刑,徐璠将女儿杀死,徐阶知孙女已死,“冁然颔之”。嘉靖四十二年任首辅,先后引用高拱、张居正等入阁,高拱却不满徐阶大权独揽。嘉靖四十四年又曾力救户部主事海瑞,免其一死。

明代纺织业发达,“士大夫家多以纺织求利”,徐阶本人亦“多蓄织妇,岁计所积与市为贾”,并在苏州、北京等地设立官肆,经营汇兑业务,可以异地存取、兑换白银。

世宗朱厚熜去世后,徐阶起草遗诏,强调人臣以“将顺、匡救两尽为忠”,力除弊政,停止一切斋醮、土木、珠宝、织作,因言事获罪的大臣全部平反。徐阶执政时期,为民办了许多事,减轻百姓负担,并着力纠正严嵩担任首辅期间的乱政、怠政现象,朝野称之为“名相”。明人支大纶却批评徐阶,“玄文入直,伛偻献谀”,政绩“碌碌无奇”,至隆庆朝,才“稍惬公论”。大学士郭朴指出:“徐公谤先帝,可斩也。”抗倭名将张经被斩,以及胡宗宪瘐死狱中,都是徐阶一手造成的,《明史》却将张经之死归罪于严嵩。王世贞指出:“吾心知绩溪之功,为华亭所压,而不能白其枉,……此生平两违心事也。”

徐阶罢官致仕后,其子弟横暴乡里,占夺土地达二十四万亩。一向富有贪名的严嵩,其田产只有二万七千余亩,仅是徐阶的十五分之一。隆庆元年,广东道监察御史齐康弹劾徐家人横行乡里,徐家认为齐康是受徐阶的政敌高拱指使。其他言官及时任大理寺丞的海瑞也跟着上疏指责齐康,高拱因此下台,时人谓之“权奸”。后来海瑞当上江南巡抚时,要求徐阶退田,徐阶退了一些,海瑞还是不满意,使徐阶很难堪,徐阶贿于给事中戴凤翔,弹劾海瑞,以“鱼肉缙绅”之名,将海瑞罢免。高拱执政时期,徐家又退了一半的田地,其子徐璠、徐琨被判充军。

人物评价

当时评价

万历十一年,八十一岁的徐阶逝世,皇帝赠予“太师”荣誉头衔,赏赐谥号“文贞”。钱谦益对这位徐文贞公是颇为赞许的:“负物望,膺主眷,当分宜骄汰之日,以精敏自持,阳柔附分宜,而阴倾之。分宜败后,尽反其秕政,卒为名相。”而目光犀利、言辞直率的海瑞的评价颇值得玩味:他一方面肯定徐阶“自执政以来,忧勤国事”,另一方面批评他“事先帝,无能救于神仙土木之误,畏威保位”;一方面肯定他为官清正廉洁,“不招权,不纳贿”,另一方面指责他“容悦顺从”,只能算作一位“甘草阁老”。“名相”与“甘草阁老”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后世评价

朱国祯:“徐在事久家富,传言有田十八万亩,诸子嗜利,奴仆多藉势纵横。”

明人支大纶批评徐阶,“玄文入直,伛偻献谀”,政绩“碌碌无奇”,至隆庆朝,才“稍惬公论”。

王世贞:“吾心知绩溪之功,为华亭所压,而不能白其枉,……此生平两违心事也。”

清·张廷玉等所著《明史》:“徐阶以恭勤结主知,器量深沉。虽任智数,要为不失其正。高拱才略自许,负气凌人。及为冯保所逐,柴车即路。倾辄相寻,有自来已。张居正通识时变,勇于任事。神宗初政,起衰振隳,不可谓非干济才。而威柄之操,几于震主,卒致祸发身后。《书》曰“臣罔以宠利居成功”,可弗戒哉!”

嘉靖皇帝病危,徐阶连夜紧急召见张居正,一起谋划,起草遗诏,次日清晨当朝公布,稳定了嘉靖、隆庆交替之际的政局。因此,人们把他比喻为“杨廷和再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