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徐老怪心中的

在看预告片的时候就特别注意到了这一句,觉得是个大情怀的东西。看完电影后,果然全篇都是围绕“心魔”这个主旨展开的。

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时我最疑惑一个问题,徐克多大了?刚搜了下,快70了。

武后有自己的心魔。她对权力的欲望已经达到不择手段的程度,所以对可以上谏皇权的亢龙锏十分忌惮。阻挡我前进的一切都必须铲除,这是武后的心魔。

有很多人30多岁就喊老,我想这样的人一定不适合拍电影。看看“老爷子”,被喊了这么多年,事实证明,他一点也没老,创作激情不减,玩心依旧。

尉迟真金有自己的心魔。他忌惮的是别人取代他的位置。所以他对武后信任的异人族是敌非友,又对是友非敌的狄仁杰十分忌惮。权势是他的心魔。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谈视觉,怪异通天。有人问“这片适合带小孩看吗?”我很想回复,不适合。徐老怪心中有狂魔,魔狂到超出你想象。别说孩子了,大人看到那一只只密集长在身上的眼睛也会吓到用手遮。

狄仁杰也有自己的心魔。“慧极必伤”,他太聪明了,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才会在第一次去洛阳是就有了疑虑。聪明人都是避世的,所以有大能的圆测选择了避世。而狄仁杰选择了入仕。因为——

你看开头那驼背的老婆婆、阴阳怪气的白面书生、面如死尸的道长,哪一个不像中国志怪小说里走出来,随便回眸一下,也能让你毛孔抖三抖。至于神秘的灵异组织,不见影的修行僧人,还有飞天走地的奇禽怪兽,电影越看越吊诡,大概就是《山海经》+《聊斋》+《西游记》+《金刚》+《特斯拉》的各种综合体验。徐克说,每拍一部新的电影都是挑战,既要让观众熟悉,又要超出他们的预期。是的,他做到了,你没想到怪可以这样怪,魔可以这样魔。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所以,如果要谈《四大天王》如何怪,我觉得没什么好谈的——没,话,说!我更想谈谈徐克没变的一样东西:侠。

这个电影的主旨是立得住的,再加上疯狂撒播不要钱似的五块钱特效,还有徐克标志性的志怪电影风格,看得时候确实有风车轮一样不能喘息往前冲的爽度。我是看得优酷邀请的三集连放,从通天帝国到神都龙王再到四大天王,能明显感觉到技术、布景、美术的大进步。徐克说他未来要拍VR电影,我相信他能做到,也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他把24幅概念图全部拍完。


如果要说这部片子唯一的遗憾,就是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想要立住的人物太多,所以难免有处处制肘之感。如果这个电影能够让狄仁杰彻底C位,像药神一样以一个人物为中心,叙事流畅,这个电影在豆瓣爆到8分都没问题的。现在这个效果评价是一定会两极分化的,喜欢的人会很喜欢,恨不得昭告天下“徐克十年最好电影”,不喜欢的人就会觉得故事线不清晰,只有东方奇幻特效大片这一个卖点。

“侠”是什么?

至于有人说第三部悬疑度不足的问题。在导演音轨中已经特别明确了。人家徐克心中装的是武侠梦,因为武侠不行了所以穿了奇幻的外衣,但悬疑人家真的只是顺便玩玩了,并没有想要把狄仁杰做成悬疑剧的想法。

看完电影后,我看了豆瓣对徐克的一个采访视频,里面提到一个问题,“人文武侠消失了吗?”

最后说说演员。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因为这些年来我们看到的徐克电影,不再以八九十年代武侠片的形式出现。离《黄飞鸿》很远,离《笑傲江湖》很远,离《新龙门客栈》很远,离《蜀山传》很远,最近的恐怕是《七剑下天山》和《龙门飞甲》,也有好多年了。

赵又廷比前一部扮相帅好多,前一部真有点猥琐感,这一部荡然无存,只觉得稳。

所以看起来不拍武侠片的徐克似乎已离开了他那个豪情万丈的江湖。大漠孤烟,山水奇情,属于中国山水画式的浪漫,带有一点西方式的俏皮与诙谐,是当年那个徐克给我们留下的珍贵记忆。而在如今的合拍片里,我们很难看到我们印象中的“武侠片”。更多感受到的是他越来越狂魔的志怪倾向——怪终究会被打倒,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这一点没有变。

很有点名士无双的感觉。徐克说选他的理由是因为他的年龄能一直演到当宰相。

而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徐克选择了“狄仁杰”这个人物作为他今后要深挖的IP?这个人物具备什么样的特质,可以变成他临近耄耋之年要倾全力去做的系列作品?

希望他真的能一直演到成为大周国的宰相。

是那个采访提醒了我——“江湖”。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楼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徐克说“身不由己的都是江湖”,可能道出了狄仁杰这部片的核心意思。

澳门新葡亰总站 1

穿唐装办案的大理寺卿狄仁杰,看起来是不是文绉绉的离“侠”很远?没有黄飞鸿直接施展的拳脚功夫,也没有龙门客栈里那一群侠客隐身江湖的飘摇气息。这个狄仁杰有武功,但在官场。这个狄仁杰有义气,但更有责任。

皇帝赐他亢龙锏,他不能像武侠片里的大侠那样自由来去说不收就不收。收了,就得承担重责,既要保护皇权,还要承受被疑为武后获得更多权力的阻碍。这武器是厉害,但是用,还是不用?留,还是不留?

显然狄仁杰处在进退两难的困境。皇家一边用他,一边防他。他的好兄弟(金吾卫首领尉迟真金)一边要和他作为同事并肩作战,一边又要代表武后制约他的权力。狄仁杰看似坐在一个位高权重的位子上,实际上已风雨飘摇,随时可被倾覆。

这个时候,如果是武林侠客,大可离庙堂而去,隐姓埋名,修身养性——正如僧人圆测大师一般,山中苦修,远离俗世。但狄仁杰并没有。他知道自己有难,但更知道制约他的兄弟(尉迟真金)有难,他还从一件离奇案件上寻藤摸瓜,发现更大的隐患:国家有难。

于是狄仁杰选择隐去面容,给了尉迟真金一张图,提示他有凶险。给了他的同僚们锦囊,在关键时刻现身指路。但他自己隐姓埋名,藏到地下,慢慢破解谜团背后的阴谋。他可以选择放弃那把亢龙锏,更可以选择辞官回家,这样一切烦恼都离他远去。但他没有,他选择了留下,用另一种方式解决难题,完成他应尽之责。

澳门新葡亰总站 2

澳门新葡亰总站,寻求平衡的狄仁杰

这一切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要处理好君与臣的关系,不同部门同僚的关系,还要办好案子的同时,瓦解外部势力入侵。狄仁杰不是神,是人,他多少有畏惧,也有退却。你看每次他胸口犯疼之时,他自己都知道,是心魔在动。

《四大天王》里有句话直接点题,“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魔”。武后有心魔,狄仁杰有心魔,外族部落长有心魔,就连圆测大师也有心魔。可是,不管外部的妖魔鬼怪还是心中的魔,徐克电影里总有一个核心主旨不变: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侠定克魔。

这里的“侠”,就不只是挥挥刀剑的侠,也不是隐姓埋名的侠,而是在大胆承担责任、解决外部问题的同时,努力寻求内心自由和正义的平衡。在狄仁杰身上,我们看到了徐老怪心中的“侠”之为何。


有意思的是,当我们再仔细一点解读这部电影时,你会发现,狄仁杰所处的江湖,明显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武后代表的世界,象征入世,争取权力、名利、财富、威望。另一个是圆测大师代表的世界,象征出世,遁入空门,远离世俗,只求内心的平静。狄仁杰作为他们俩中间的那个人,心魔是在寻求“入世”和“出世”的平衡。到底要向武后的权力屈服,轻易获得世俗地位,还是要像圆测大师那样,干脆不问世事,只求自己解脱?狄仁杰在整个故事中也是在寻求自我要走向何处的结果。

更有意思的是,武后对权力的渴望容易被发现,而圆测追求出世的极致不那么容易被认为是一种心魔。倒是狄仁杰在探案后半程自己领悟,圆测苦修多年没有结果,只因他没有入地狱。这个“地狱”是什么?其实就是“江湖”。

澳门新葡亰总站 3

武后代表的心魔:欲望、权力(所以看起来像妖后)

澳门新葡亰总站 4

圆测代表的心魔:追求出世的极致(所以看起来像妖僧)

当外来势力大规模入侵时,武后代表的入世心魔和圆测代表的出世心魔在狄仁杰这里合二为一为其所用,他既用到了皇族的武装力量排兵布阵,也用到了佛法的心咒和圆测大师的鼎力相助,化解最后危机。结局看似圆测大师作为超级BOSS打败了敌人,但实际上,他一句抱歉的台词特别有意思,“是我不对,我来晚了”。

好玩的电影可以解读的不止一层。比如徐克在最后留下的彩蛋,其实颇有深意。他们依然是狄仁杰的两个极端,一边是武后,她放弃道教和方术,沉迷佛教,甚至打造了一个完全和自己一样的观音像立于洛阳城。一边是圆测,他的坐骑白猿,那真的是他的坐骑吗?还是白猿就是圆测本人?这两个人的自我,分别以观音和白猿作为象征。他们依然有心魔,而狄仁杰却都看穿了。他洞悉了未来可能存在的危险,更加表明自己要投身战斗之中。

所以,哪里有随随便便就能闯关成功的江湖哟?狄仁杰下面还是要继续做着官打怪,怪越来越厉害,狄仁杰也会越来越厉害。


讲到这里,我想戳破徐老怪的一点心机。这些年来他拍的片子,看似都离武侠很远了,实际上,精神内核没有变。黄飞鸿有的忠肝义胆,狄仁杰照样有。黄飞鸿要报的家仇国难,狄仁杰也照样去报。但是,随着徐老爷子阅历渐深,他可能更想去说一件事:江湖是无穷无尽的,而侠之精神,未必要以出世为最终结果。狄仁杰在入世中寻找出世的平衡,在秉持正义的同时保持内心自由,同样是一种“侠”,甚至是更高境界的“侠”。

因为,我们人本就是社会的动物,我们只要身处复杂的社会关系中,必就身在江湖。既在江湖之中,必有身不由己的不得已,必有想要实现的理想抱负,如何去破解这些难题,除却心中魔怪,唯有“侠”之精神解之。狄仁杰这个人物,相比黄飞鸿,相比七剑下天山,相比笑傲江湖,更多了一些俗世之气。他有恐惧,有懦弱,有关系的牵绊,有为官尽职的理想,和徐克过去创造的侠相比,他更像我们在现实中的映照,或者说,也是徐克本人的映照。因为他有缺点,他离我们近了一点。因为他有理想,他也能代我们打抱不平。他所代表的的“侠”,是更有人情味的侠,也是徐克在临近耄耋之年所悟出的“侠”。

如果说看狄仁杰系列只看一层志怪,那未免无趣了些。打打杀杀,降妖伏魔,不过是“方术”是“幻象”,正如徐克在上一部《西游之伏妖篇》里所暗暗呈现的,降妖伏魔真的是故事的主旨吗?还是主人公要靠这个过程去治愈不完整的自我?我觉得吸引人的恰恰是电影暗暗铺下的母题,也正是这母题代不老的徐克不断吸引新的观众。

在采访中徐老怪说,他从不觉得自己怪,这就是他长年累月所面对的自己。他只想分享一个想象的世界,有人会被吸引,因为心里也有这样的世界。我想他看得很明白,因为人人心中都有魔,人人心中,也都有“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umudanci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